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4|回复: 0

到了真该去的日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1 07:4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600篇》

    

  第409篇 到了真该去的日子……

    

    

    

  老人如果日子过得烦躁了,不顺心的事多了,看不惯的东西老是看见了,不乐意听的消息听到了,便会偶尔发牢骚表示感慨:“真想去!”

    

  去哪里?近几十年时髦词叫做“去马克思那里”;西方人则说是“去上帝那里”。黄头发们尊崇上帝,听上帝安排,下地狱或者上天堂都听上帝的旨意。早几十年还有人说是追随孙中山先治疗白癜风多少钱生去……

    

  到真该去时我该选择哪里呢?

    

  不想去马克思那里,不适应西方文化。再说远隔重洋谁知道是不是靠得住。马克思主张的文化和多灾多难的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那会儿像是一样的玩意,不一定会有好果子吃的。十年记忆犹新。烈火炎炎的烧、轰轰烈烈的砸、毫不留情的毁、完完全全的缴,坚决消灭一切“旧”文化,推倒一切传统,甚至消灭残渣余孽、遗老遗少、孝子贤孙、斩草除根。比秦始皇的“敢偶语《诗》《书》者弃世,以古非今者族,吏见之不举者同罪”有过之无不及啊。

    

  据说当年“巴黎公社革命”也轰轰烈烈、如火如荼:“我们就是要坚决毁灭美、砸烂艺术!”

    

  马克思给过我们什么?吃得好、穿得好、精神舒畅吗?没,被忽悠了一场而已。已经很少人信他的了,仅留下了一件“外衣”或者叫做包装而已,有时候甚至连包装也免了,扯去扯碎,老马列们也嚷嚷着“去他马的!”

    

  社会主义、是什么?那年代宣传它是美妙的理想,好得不得了:“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董永的子孙们一定非常高兴,不必追天上的仙女了。结果呢?子虚乌有、空中楼阁。当年少不经事,不仅信了还心里痒痒的,甜丝丝、乐滋滋的,简直心花怒放。

    

  不去马克思那里难道追随孙中山先生吗?也不行,他太软弱,傻呆呆的。打来的天下自己不坐让给袁世凯,结果梦醒成空,袁大头不亦乐乎的当了83天皇帝。

    

  孙中山的精神好是好,得了总统位子要让掉;

    

  袁世凯复辟当万岁爷,三民主义从此没有了。

    

  袁大头坐朝耀武扬威,百姓天天匍匐呼万岁;

    

  八十三天如鱼又得水,宫里宫外处处是妻妾。

    

  三民主义成了空口号,民主民权民生全没了;

    

  先生落个外号头上白癜风怎么治疗孙大炮,背地里还骂他是草包。

    

  去上帝的子民那里吗?不知道那里好不好,炎黄子孙又能不能适应西方的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等等西方文化和风俗习惯,就说星期天吧,是玩的好日子可他们偏偏叫做“礼拜天”。我那单位的领导“礼拜天”就不太乐意放假,还说我们又不是耶稣教,不做礼拜过什么礼拜天。

    

  那边的人礼拜天要去教堂做礼拜、祷告,辛苦哦,毕恭毕敬的站在教堂里对着耶稣忏悔,本本分分的人忏悔什么嘛?

    

北京治疗白癜风的费用是多少  记忆犹新,那些年早晚挥动胳膊祝万寿无疆、身体健康,麻烦不麻哦,还有一些人要做“向请罪”的仪式。

    

  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也尝过“祷告”的味,也许比蓝眼睛们的“礼拜”有过之而无不及,已经饥肠辘辘,尤其闻着喷洒出来浓浓的菜香还非得手握红艳艳的小语录,一本正经的面朝领袖像,手臂挥呀挥呀的祝他老人家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实心里没想过他老人家是不是能活万岁万万岁,一心一意想着赶快吃饭,再想的是食堂的红烧肉、红烧鱼是不是卖光了,还有吗,多么滑稽。听说有一些诚心的“三忠于”者,甚至扑伏在地顶礼膜拜如同拜自己的老祖宗一样头点地、屁股翘得老高老高的拜。

    

  马克思那里不能去,上帝那里也不能去。去哪里好呢?没怎么听说有人想去毛泽东那里。一定是去那里的想法太不实际,那么高大伟岸、高瞻远瞩,“站在、看到全世界”,我们只能“看到鼻子尖上那点利益”的苍苍众生哪敢高攀。

    

  仔细想想,他的政策也有好的一方面,讲究一刀切,想去毛泽东那里报到的人一定会有,而且不会太少。有不少人惦念叨着他老人家,觉得那个年代比现在公平。中国人几千年养成了“不怕穷,就怕不均”的传统观念嘛。

    

  毛老人家在世的时虽然一穷二白,有时连饭也塞不饱肚子,但没有非常非常富的,非常非常穷的相对说也比较少。所以有不少老百姓还是向往那个年代,我苦你也苦,大家都苦,我穷你也富不到哪里去。当时虽然有一些人的日子特别好,但是看不见、听不着,“小道消息”又不敢相信。报纸上说他们和普通老百姓一样的过着苦日子,也没有多少吃的。

    

  1960年听说也没有肉吃,后来又听说副统帅盖的是旧军用毛毯,又后来电视里把国家总理穿的打过补丁的白衬衫也亮出来给大家看,还说他吃饭以后还倒半碗开水,连饭碗里的油星子也不绝放过。吱,吱,吱!一声声赞美声:总理呵,你真是令人尊敬!这下子大家就更是穷苦而心安理得了。

    

  只是有人心里捉摸,总理呀,可别让外国人看见了哦,也别太俭朴了哦,你辛辛苦苦,多少亿人民怎么就那么舍不得,每人捐一分钱也够你买许多衬衫的呵。

    

  那个年代的差距确实是比较小,有人的日子好,有人的日子马马虎虎,有人的日子相当艰难,但是差距没那么大、面没有那么广、影响没有那么恶劣。

    

  也许是现在的富翁们太S.B,(年轻人爱用的新词语,太不雅观,不翻译了)尤其一些贪污腐败、掠夺国家财产、侵吞群众利益、强取豪夺的人得意忘形得忘记了内外有别的规定,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事全露馅,有关部门与网络警察又或者是麻痹大意,或者是技术不高,或者没及时作为国家机密封锁屏蔽删除,所以常常弄得那么惊天动地、家喻户晓。

    

  那个年代“富得流油”的人一定也有,但百姓看不着、听不见。不像现在的S.B们偏偏摆阔显派。比如那些爱养二奶的养就养呗,还到处炫耀,还写日记呢。

    

  怪谁?怪自己把窗户纸捅破,于是啸声嚷嚷,弄得“青山遮不住”。

    

  穷人们于是问,他们从哪里弄的钱呢?知道后心里当然就不平衡。更有人告诉说,即便一些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国家、国王当家作主的国家也没有这般天壤之别嘛。

    

  到了真该“去”的那天,去哪里是由不得自己的,怎么办呢!难、难、难,还是听天由命吧!

    

  人生如游戏,该去我就去;

    

  不过刹那间,都是这样的。

    

  去那杳杳地,没有高与低;

    

  不分贵与贱,区别也无几。

    

    

    

  有人盖红旗,有人一草席;

    

  到阎王面前,同样把头低。

    

  一世风光里,临终半口气;

    

  尽管是权贵,还是一堆泥。

    

  如果到了该走的那天,可能还是有些恋恋不舍,尤其是对天堂的恋恋不舍。多么想去呵。可惜等不及。

    

  信着、想着、跟着马克思几十年,总不能人一走茶就凉,该说几句好听的话和他的画像告别一声。捉摸来捉摸去,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决定这样说:那个空中楼阁还是相当引人入胜的,只可惜仅仅是引人入胜,仅仅在梦里、嘴巴里,如同古人的“屠门过而大嚼之”罢了。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600篇》

    

  http://blog.sina.com.cn/dydyabc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12 19:32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