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5|回复: 0

没有答案其实也是轮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1 15:2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人说,世界是无序的;也有人说,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定数;其实让我说,世界是生命的无形容体;生命在世界的时光中也许就是一个梦,而且是真真切切的一个梦。

  我有两位特别有钱的朋友,一位开煤矿好多年,前些年赶上好政策,国家对资源的管理还不那么严格,从地下挖出一吨煤也就十几块钱的成本,可卖出去少说也得一百多块,利润那是可想而知的。另一位是夫人开煤矿,也是我们这一带很有名气的女中强人。他们都是赶上了好时代,自然也都成了时代的宠儿。

  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当然了,对于我这个在他们眼里算是穷命书生的人中科助力健康中国来说,这些年没有少粘他们的光。自己开煤矿的老兄年长我几岁,因为夫人又是我们村里的人,所以我们平日里走在一起的机会就多一些。我是个命穷嘴不穷的人,喜欢美味可是在自己的社交圈子出了名的;朋友们知道我这个爱好,特别是遇上这些有钱的朋友,他们总是隔三岔五邀我搓上一顿;他们请吃饭,我说话,也许这也是市场经济中的一种交换。久而久之,大家都习惯了,也觉得这一切很正常,也很自然。

  记得那是去年的一天,张老兄打电话来,问我这些天在干什么?怎么好久没有我的消息。其实我还能干什么呢,天天上班看报纸喝茶,和那些和我一样无聊的人海阔天空的谈天说地。他说想和我说点事情,当时听他的口气好象还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我们在县城最高档的一家茶秀相聚。

  看他的精神实在是不好,平日里那种有钱人的风度也不知道都跑到哪里去了。让人觉得他好象好多天没有睡觉和吃饭,坐在那里不停的抽烟,一根接着一根,烟雾都已经快罩住了他的头。

  “我说老兄,你这是怎么了?如今这社会还有什么用你手里的钞票摆不平的事情呢。看把你愁的样子,让我看了都难受。”

  “唉,一言难尽呀!”张老兄用自己好象已经让烟雾熏红了的眼睛瞟了我一眼:“还真是用钱摆不平啊!”

  “什么事情会是这样?”我问。

  “儿子,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最近我发现他有些不大对头;你知道的,为了让他能有一份工作,我没有少花钱,也没有少求人。可是现在他总是和社会上的一些不三不是的人混在一起,我担心他会出事。”

  “这都是你和嫂子的错。”我说:“这么些年了,你光知道挣钱,把孩子的教育都放在了一边;不过你现在不能再由着他的性子走了;我听嫂子说,你儿子一年要花二十几万块钱;这怎么行呀!你没有问他花这么多钱干什么;我说你呀,怎么会让钱闹腾成这个样子呢。”也许是说到了儿子,也许是我对朋友一直心中有一种怨气,总之,在现在的一瞬间,我突然有了心灵的爆发。

  “别在埋怨了,给我想个主意,现在到底该怎么办?”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在乞求我;这时候我突然发现,腰缠万贯的张兄竟有几分可怜。

  “他不小了,你应该找他好好谈谈。”我说。其实事情发展到今天,我又能为朋友出个什么好主意呢?我知道自己没有,因为面对今日的社会,留给我的困惑也许比朋友更多。

  “没用,能谈也不会发展到今天。我就想不明白,这么好的条件,这么好的环境,他为什么会成了今天的样子?”

  “也许是钱太多的原因吧。”说心里话,这会儿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对他说。也许是自己没有钱,也许是自己挣不了那么多钱,也许这世界就不应该有钱,总之我觉得钱在当今的社会里,似乎已经没有了货币真正的功能,而到白癜风初期图片象是成了被社会异化了的一种罪恶的精灵。

  “我……。”他想说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来。我们相对而坐,时间过了很久,最后是他的矿上有事情叫走了他。

  不知是天有定数,还是因为我们的那次相聚留下了太多的无趣,总之我们有一个多月没有再联系,不过作为朋友,我心里一直还在念叨着,不知他和儿子沟通的怎么样了。记得那是一个很热的日子,我在市里公干,饭桌上朋友说在他们住的小区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人被人杀在家里好几天,最后是尸体腐烂有味道了才让人们发现。朋友说着无意,可不知为什么我听着心里有了一种想给张兄打电话的欲望。因为我的朋友也在这个小区为儿子花了四十多万块钱买了一套房子。

  我拨通了朋友的电话,没想到接电话的是一位陌生人的声音小儿白癜风如何治疗。我报上自己的姓名,对方才说:“怎么是你呀!我说老同学。”没想到接电话的是我在县公安局做副局长的同学:“怎么,你不知道,你的张兄出事了。”

  “严重吗?”

  “ 两口子都让人杀了,真残忍。”也许是老同学,也许是案子有了进展,老同学说起话来也不象往常上案子时那么严谨。

  “有线索了吗?”

  “还没有。你们常在一起,你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吗?”

  “没有;我们有一个多月没有联系过了。”我嘴上这样说,可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不过我说服不了自己,觉得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唯独存在我心中的这种感觉不会发生。

  然而世界就是这样,我想的和我不愿看到的一切真的发生了;张兄和妻子竟是让他们的宝贝儿子送到了生命的另一端。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全国各大媒体相继报道了这一事件,也许在社会中人们不能理解这种血缘间的悖论,但它却是客可观观的存在。

  最后的结果是不用再说了,只是我在张兄的儿子临别这个世界的时候见了他一面;当时他见到我时泪流满面,拉着我的手说:“李叔,我不想死,我还想活。”

  我已经不能再说什么了,拍了拍他的肩,转身走了……

  钱就是这样让我的朋友走了,同时也让他的儿子走了;我不知道在世界的另一头,如果他们父子还真能相见,他们会说什么?他们还愿意再做一回父子吗?

  后来听说在他的家里发现了一千多万的存款,但这一切已经不能让世界诉说生命的真谛了。

  生活中我就这样失去了一位有钱的朋友;也许是心灵受到的震荡太大,也许是生命留下的苦痛太重;对留下的那位有钱朋友我突然间珍惜起来。过去我是从来不主动相邀他们,现在我是隔不了两天就要和他通个电话。他喜欢喝茶,所以我们经常在一起喝茶,有时候还能说起张兄。不过这世界也真是有它的定数,不过这样的定数在我看来已经超越了生死轮回的界限。我就不明白他在哪里喝茶不行,为什么非要在家门口的马路边上撑起个茶桌去品茶呢?有人说那是让几个钱烧成这样子;也有人说这是让大家看什么叫有钱人的生活。

  不管人们怎样议论我都不愿意听,也不愿意让这所有的一切都成为真的。就在前几天,他让一辆农用车追上马路,就在他家门口的茶桌边没有留下一个字,就不明不白的去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两个有钱的朋友就这样走了,留下我这个没钱的人,想起来真是让人不能多想。世界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昨晚儿子要吃烤肉,我陪他前去;在饭桌上儿子突然问我:“爸爸,你说为什么你有钱的朋友就这么样死了?”

  “不为什么,也许这就是生死轮回。”

  “嘿嘿!不对!”儿子好象很神秘。

  “哪是为什么?”

  “因为这世界就不该有钱,我看都是钱惹的祸,也可能没有答案。”

  “你懂什么?快吃。”

  “嘻嘻……”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有钱的,没钱的,他们都走在之中;我不想让儿子知道社会太多,也不想让这世界里总有没有答案的轮回来来去去……

  儿子吃着烤肉,看样子他吃的很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12 20:00 , Processed in 0.0624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