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3|回复: 0

三代——写在建国六十周年之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7 14:2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孩子/在土里洗澡/爸爸/在土里流汗/爷爷/在土里葬埋”。这是诗人臧克家的一首名叫《三代》的小诗,诗人用简洁、质朴的文笔描绘出祖孙三代与泥土打交道的生活图画。沉重、凝固的土地,暗示着三代人命运的多桀多难的不可逆转的循环,然而它不仅仅是一个农民家庭的命运,更是长达数千年农民命运的集中概括。“孩子/在土里洗澡/爸爸/在土里流汗/爷爷/在土里葬埋”。无限的心酸,不尽的凄凉在反复的吟诵中模糊了双眼,朦胧中,另一幅名叫《三代》的图画浮现在我的眼前,三代人相继走来,走过风雨,走过坎坷,历尽心酸迎来了新天地下的笑语欢歌。

  奶奶

  奶奶是在地主的大片土地上打着滚儿长大的,她不识字,不会数数,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十多岁的奶奶,全部生活都在两只手上,汗水洒在地主火热的田野里,奶奶却吃着野菜和谷糠。寒风凛冽的冬天,奶奶仍然穿着粗布单衣,行走在田埂上。在风雨中的土地上长大的奶奶被深深束缚在了那一片片用血泪滋养着的黄土地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遮天风沙无穷暗,梦里何处是归程?被束缚被奴役的奶奶,何时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自由?不尽的期盼,执着的等待,终于迎来了无限的光明。

  当广场那面殷红的国旗冉冉升起,当庄严的国歌在中华大地骤然奏起,当解放了的人们将昔日的苦痛化成笑语,奶奶终于不再被奴役。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开辟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同奶奶一样受奴役受压迫受剥削的广大人民翻身成为社会的主人,国家的主人,迎来属于他们的崭新的天地。

  妈妈

  妈妈出生于六十年代,那是三年自然灾害刚刚过去的年代,全国上下处于最困难时期的年代。妈妈虽然不像奶奶那样在地主的大片土地上打着滚儿长大的,可妈妈同样历尽了风吹雨打。那时候,妈妈住的是一半泥土一半茅草的房子,喝的是时有时无的稀粥,穿的是满是补丁的土布衣,用来照明的则是昏暗而发臭的煤油灯。即使这样,妈妈依然比奶奶幸运,她背着布包上完了小学,知道了什么叫课堂,什么叫汉字。可是妈妈常常认为饥饿是最大的不幸,妈妈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弟弟妹妹,全家将近十口人,饥寒交迫成为理所当然。妈妈常常提起那些心酸的事,她永远也忘不了十岁那年的一个暴风雨的夜晚,那晚,半是泥土半是茅草的房子垮了,房墙压死了家里唯一的一头猪,那时妈妈特别兴奋,因为马上就有肉吃了。至今回忆起来,妈妈再也没有当年的兴奋了,吃不饱,穿不暖的阴影深深印在了妈妈的脑海与心头。在同奶奶当年一样的期盼与等待中,妈妈笑了。

  1982年,包产到户、包干到户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相继在全国各农村地区实行,广大劳动人民开始热火朝天地经营着自己分得的土地。从此妈妈和广大劳动人民一样耕耘着自己的新生活。在洋溢着生命的土地上,汗水流不完农闲和农忙,牛鞭子甩出了千年的梦想,双手在在黄土里刨着希望,脚印在田埂上踩出风光。

  我

  八十年代出生的我没有像奶奶那样吃过谷糠,没有像妈妈那样喝着时有时无的稀粥,可是由于家境贫寒,小时候吃过很多次的玉米糊糊和红薯,以至于现在一看到玉米和红薯就有一种反感。那时住的是土房子,每逢下雨,屋顶漏雨,地面渗水,因而经常会做到处避雨的噩梦。然而我终究是幸运的,我健康地成长,走进学校,小学、初中、高中、直到今天的大学生活。二十年来,我用自己的双眼见证了家乡的变化,见证了家乡广大劳动人民的变化。

寒假白癜风怎么治疗  家乡处在偏远的山区,那里交通闭塞,水源缺乏,严重阻碍了村子的发展和乡亲们的生活。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每逢下雨天就会在泥泞的小道上滑倒,每逢干旱,乡亲们就要翻山越岭到几里以外的水塘挑水,小道上数不清的深深浅浅的脚印是乡亲们心中永远的疤痕。那时全村只有两三栋楼房,成为乡亲们眼里最亮丽的风景线也成为乡亲们茶余饭后谈论最多的话题。乡亲们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可生活并没有多大好转,沉重的农业税,巨大的生产成本让乡亲们常常感叹:“种田难啊!”当我上初中时,酝酿久了的变化终于萌芽。

  “三个代表”及“三农问题”的先后提出给农村带来了生机与活力,世代为农的乡亲们终于迎来了他们的新天地。农业、农村、农民成了全国亿万群众的焦点,随之而来的免除农业税政策以及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在天南地北轰轰烈烈地展开。乡亲们不仅不再为曾经沉重的农业税发愁,并且还有粮食补贴,乡亲们额头上的皱纹在咧嘴的大笑中意外地增添了几道。

  当我进入高中,村里泥泞的小道在两三个月中被宽大平坦的水泥道取代,有乡亲们的集资,更有政府的投资。同时每家每户都拥有了水井,长长的自来水管直达厨房,乡亲们再也不用翻山越岭去挑水,再也不用久旱缺水而急得焦头烂额了。更为惊喜的是一栋栋楼房相继在村里拔地而起,电话线也慢慢从山外牵进村里并且越来越密集。

  如今,当我从大学校园回到家乡,我的眼睛再次发亮。曾经低矮而发黄的土房子已经隐退到乡亲们的回忆里,“嘀嘀嘀”的摩托车省声让昔日沉寂的村庄变得分外热闹,屋顶的太阳能成为村子里全新的亮点,有什么土方治白癜风那些屁颠屁颠的孩子上学竟然不用交学费,电线杆上的广播在早上和傍晚响起,向乡亲们传达各种时事新闻,一期又一期的柑桔培育手册和柑桔防病手册发送到乡亲们手中,用科学的方法指导他们进行柑桔栽培。村白癜风诊疗康复里的文艺队伍还会在节日里表演舞狮子,踩旱船等各种节目,极大地丰富了乡亲们的生活。面对眼前的一切,我情不自禁地像浮士德一样发自内心地感叹道:“一切真美啊!”

  臧克家的《三代》揭示了农民穷苦命运的不可逆转,而奶奶,妈妈和我这三代却揭示了中国农民在社会经济的发展中不断改善的新生活。中国农民在物质生活不断得到改善和满足的同时更享受着丰富多彩的精神文化生活,“孩子/在土里洗澡/爸爸/在土里流汗/爷爷/在土里葬埋”的不可逆转的命运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奶奶,妈妈和我这三代正是祖国母亲发生巨大变化的三代,从毛泽东到,再到,三代领导人以自己的魄力带领全国人民一步一步走向新的胜利,新的辉煌。而今,全国人民正在主席的带领下,在科学发展观鲜明旗帜指引下,书写着新的历史,新的篇章。

  回味着臧克家的《三代》,纵观奶奶,妈妈和我的三代,体会祖国母亲的三代,我不禁幻想着我后面的三代,那应该是比我更幸运,更幸福的三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6 09:06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