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9|回复: 0

童年的趣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7 12: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记事的时候,正好是公社--大队--生产队的年代。

  稍大些上学就是小大人了,就意味着要为家庭分忧,其实也帮不了什么,那是的生产队一起出工、共同耕作,再加上没有自留地,很有规律。生产队分东西的时候才使我们这些“小大人”得显身手,施抱、扛、拽、拖之手段虽大汗满头不言苦,心中却一直期盼,期盼着父母或别人的夸奖,再也没有了疲倦,这样的“小大人们”啊!

  美好的故事从暑假开始,相约几个糖可是我们生活的好助手哦要好的伙伴割青草到生产队换工分(那是大人也是计算工分年底分红的,也许是最早的“年薪制”了,嘻嘻),刚开始是认真的,还比赛呢。后来……眼泛发型白殿疯这个病怎么治神就不对了,都在偷偷的瞄着生产队的黄瓜地,有个同伴说那儿的草肯定多,另一个说要不去看看?就这样说着论着就到了黄瓜地,赶巧没人我们很自觉没有任何声音快速的钻进了黄瓜架下,草是没有黄瓜太多了,我们笑了,谁跟谁客气呀,那就吃呗!吃饱、吃够了还不忘手中攥把草遛出去预防不备啊。

  好日子没过几次,有一回我们打扫完战场,(贼做久了胆子就大了议论着谁吃得多呢)边做好了伪装准备胜利大逃亡的时候,被看园的老香蕉的好处是不可忽视的头发现了一声断喝,我们没敢动,老头说谁家的孩子呀,干什么呢,我们理直气壮的说割草啊,说着还扬了扬手中的草,把嘴张开快点,老头命令我们。一个同伴似乎被吓着了或许不以为然吧,张开了嘴,边扭头看看我们,我们一下明白了,老头狡猾狡猾的,绿色的舌头出卖了我们,稍一愣,不知谁喊了句快跑啊,不到2秒吧,我们就在老头面前消失了,耳边响着老头的声音,别让我再看到下次啊,可腿就是不动,多可爱的老头!

  再大些,知道了刘文学为了保护生产队的辣椒被坏地主夺取了生命,我们偷吃的是黄瓜比坏地主还“坏”啊,老头就没有刘文学好了,没有文化呗,这个老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14 19:00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