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5|回复: 0

最后一个黄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7 12: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后一个黄昏
      
   
    夕阳西沉
    细解在妊娠期间的多种反应  
    小根在林道上随意走着,他想到很多事情,但是没一件能够想的透彻。恼怒的用力踢飞脚下滚圆的石头,视线随之移到翻飞的红色石头上。石头凹凸不平的表面活象菜市口卖菜的老大妈的脸,她已经在那里摆了十几年的摊,卖了十几年一样的菜。她想存更多的钱买房子,这是小根从菜市口经过的时候,听见老大妈跟熟人说起的。这几年地价涨的快,存钱的速度都跟不上涨价的速度了。她应该把林地卖掉凑钱的,她有祖传的林地这小根是知道的。他想不通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有些人为什么要固守着一个不会变化的地方,难道这就是传统的魅力?应该是吧,就像在混杂的社会里守住心灵的一块净土不沦陷,给信仰一个朝拜的方向。小根不可避免的与其他同龄人一样讨厌庸俗和呆板,就像自己从来不会在一个念头上想很久。念头是随时会变的,人也是随时会变的。小根想着想着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两个极端,它们极力拉扯,像是要把他刚才的想法拉的变形,头开始隐隐作痛。用力甩了甩头让自己平静,自嘲的笑了笑,他想:周围是时刻在变的。
      
    一两片树叶被夕阳晕黄的光渗透,掉落在道路的表面,双脚走过时发出叶片断裂的声音。小根无限喜欢着黄昏,因为它象征着终结,象征着短暂的归宿。树木最后的结局是沉入地底,腐烂成一堆泥土,那自己呢?他停下脚步思索着,林荫道还有长长的一段,他并不着急着赶路,所以在路旁找了块石头坐下反复想着这个问题,他觉的这问题必须弄清楚。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突然感觉脚背有些麻痒。停住纷乱的思绪低下头往脚上看去。哦,是几只蚂蚁,它们正翻过自己的脚背,爬进自己坐着的石头下的一个小洞。它们回家了,小根想着,抬头看了看天空,晚霞像细碎的血布一样挂在树梢上。这像极了一个旧时代的场景,《围城》中的钟声跳出纸面,四周的空间开始塌陷。他感觉自己在黑暗中红了眼睛,变成一只敏感的野兽,在一块红色的顽石上躁动。刚刚沉寂的思绪又了,烦躁的用力跺了一下脚,脚掌落地时却轻了很多,因为他突然想到回家的蚂蚁,他不想侵入它们的生活------“回家?回家?”“对,就是回家!”小根像缩紧的弹簧一样跳起来,脸因为激动而变的通红。他想着此行的目的地应该是家。小根重又兴奋的回到道路上,暂时忘记了那块石头。
      
    残阳让小根想到了今年的中秋节,他因为一些琐碎的事而耽搁了回家的行程。同时也庆幸没有收到朋友的贺信,对此,他对自己的孤独表示赞赏。提到家他忽然又感觉颓丧,像旷野上一朵破败的花。尽管从不同的思路尽头回溯,自己总能快速的回家,这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他想,脑子里开始涌现出温馨的画面。房子墙角下的蚂蚁不知过的怎样,他想起了前几天的大雨,它们会不会搬家了,真是让人担心,“这可恶的雨”他低声骂了几句。又想到很久没见着姐姐了,她是个叛逆份子,敢跟妈妈顶嘴,在外面跟人喝酒,还组乐队。可惜她嫁人了,小根笑了笑,想到一句经典名言: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爱情,多么美好的词汇,可是却时常听见姐姐的抱怨,他有点想不明白。要是能把它们写下来多好啊,那样的文字一定非常甜美。转而想到自己的文笔还是很烂,小根就懊恼,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想快点走出愈来愈阴暗的林荫道。“文学界里也有刀光剑影,这个世界注定是个斗争的世界”小根喃喃道,眼睛里突然闪现出尼采的话:为此我需要一切,健康.孤独.良好的心情,也许还需要一个妻子。“妻子当真可遇不可求啊”。
      
    公路旁的白癜风患者痊愈后要注意什么房子破旧的像一个多病的老人,在夕阳的浸润下散发出浓厚的陈旧的气息。小根停下身朝房子的方向深吸了口气,一脸的陶醉。他一直希望能住进这种房子,而不是现在所租住的那座民房,冰冷的让人想到监狱,房东像狱卒一样时刻注意着,在上楼必经的客厅里踱来踱去,仿佛怕我这个外人会偷偷窃取他的幸福。“对,就是监狱”。小根想起他那猥琐的表情,不觉笑出声来,全身一松,好象世界变轻了许多。“这个社会就应该这样”小根看着面前旧房子的窗户低声说道,迈开步子离开,那扇窗户中一对男女正在对骂着,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像电影一样”……
      
    走了不久,小根便穿出像甬道一样的林荫道,外面的光线并不刺眼。抬头看了看天空又伸直脖子朝郊外的一片旷野望去,那里景色血红的仿佛经历过一场残酷的厮杀。缓慢收回微微生疼的目光,小根沿着面前石头堆砌的小路走去,心中一片茫然。
      
    石路穿过一个很大的垃圾场,那里放置着被城市遗弃的废品,还有一些衣裳褴褛的乞丐。小根下意识的伸手揣紧口袋里仅剩的几枚硬币。生活在城市的边缘,他们越来越远离事实的中心了,真是让人怜悯,小根这样想着。前方隐隐约约传来二胡的声音,音调凄婉却不萎靡。“谁会在这里拉二胡呢?”循着声音快步走了过去。转过一个垃圾堆成的小山,小根抬眼便看见一群衣不蔽体的人席地坐着,他们的中间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破旧的青衣套在瘦弱的身体上,花白的头发和胡子,两眼微闭,脸上布满沧桑但坚毅,发黑的手缓慢拉着立在膝盖上同样发黑的二胡。老人周围的人群默不作声的听着,个个都是一脸的灰暗。小根看着他们的神态,心跳没来由的加速,手足无措。他突然咨询一下白癜风的发病都有哪些症状?想起了前程,想起了人道主义,想起了黄昏中的旷野和死亡。“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这些可恶的东西”“对了,家”惊慌的声音里带了些欣喜,像明白了什么,飞快的把揣紧的硬币轻声的放在地上,转身朝垃圾场外跑去。一阵微风刮过垃圾场上空咸腥的气味,地上的硬币闪射着颓败的光芒。天边的夕阳逐渐陷进两座山峰中间,小根想到那块红色的石头,它像在嘲笑着什么。
      
    在繁华街道的十字路口,看着眼前的人流,小根紊乱的心慢慢沉寂下来。他忽然回忆起另一个世界,那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到处都充斥着噬人的红色……他努力让自己不想这些,朝左边的街道疾步走去,像是要逃避什么,身后一排排房子的高大倒影紧紧跟着。
      
    “砰…..”像钝物撞击的巨大声响突然从身后惊起,紧接着人群发出的惊呼声。小根大脑一瞬间的空白,惊慌的转身看去。入眼的是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一辆小轿车停着,车头凹陷进去。车主似乎受了点伤,额头一片血迹,他正蹲着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子,男子身下一滩刺眼的血四处流动。一块被血染红的石头静静的搁在一旁。“妈的,死了,这他娘的谁在路上放了这么一块石头”车主大声的带着哭腔咒骂着,他被一群行人围着,有人报了警。
      
    一大片鲜红的景色钻入小根的大脑,无逻辑的剪影蠢蠢欲动。“现实是这样的,永远是这样的”他想起了卖菜的老大妈,姐姐,回家的蚂蚁,还有房东和拉二胡的老人。他感觉他们在看着他,他们像悬崖一样让自己恐惧,像一个血红的世界,不断的把自己包围,不断的让自己想到不敢想的地方,一切认知轰然崩溃又重新组合。小根抬头看了看天边,夕阳在山峰的顶端散射最后的光芒。
      
    “石头?”“石头?”“红石头?”小根忽然发狂的大声嚎叫起来,像是清楚了那块石头的含义。他感觉它在嘲笑他,幻想着它的世界开始变大,拉扯着自己。小根用手捂着头蹲在地上不断抽搐着,行人纷纷绕开。他觉地自己的思想开始混乱起来,双眼布满血丝。
      
    “快!快!就是他,快把他按住”一个年轻女人在路口朝小根惊叫着,并快速的跑了过来。她身后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模样的人抢先一步把小根的四肢抓住,好让小根没有机会逃开。
      
    小根乏力的挣扎着,无助的喃喃道“红石头?红石头?……”年轻女人见状心疼道“小根要乖乖的,有姐姐在,不要怕”转头对按住小根的人说“麻烦你们帮我把他送到精神病科李医生那,再不能让他跑出来了,他的病很严重”那些人齐声应道“好”。小根听到,仿佛在大海中抓到一块木板,惊慌的尖叫道“不要,不要,我知道自己,我知道自己是谁,我没病,我没病,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四肢挣扎着想争脱那些大手。但那些人反而像听不见似的按紧了小根的手脚,抬着他跟年轻女人远去了。一下子空旷的街道只能从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小根绝望的呼喊声……回响。
      
    车祸现场的人群慢慢散去,警察也来了。天边的夕阳终于落进山的后面,路面阴暗了下来。那块鲜红的石头静静的躺着,发出妖异的红光,仿佛在嘲笑着什么……….
      
    小根想着:这应该是最后一个黄昏吧,周围是时刻在变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8 00:04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