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0|回复: 0

长发为君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8 01: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发为君留
      
   
      
      
    理发师优雅地撩起我的一绺头发,直言不讳:“你把头发剪齐了很难看的,还是碎发清爽秀气。”我看着镜子,犹豫不决。
      
    蓦然,镜子里出现了iron坚硬的脸。
      
    目光在镜中相遇,我的心扑通扑通乱跳,手颤抖着不知该放哪里。
      
    他用修长的手指夹起嘴里叼着的烟,沉沉地说:“女人应该留长发。”
      
    于是我断断地决定,不剪了。
      
    我激动地拉起iron坚厚的手,跟着走出去。
      
    理发师在后面喊:“你已经给钱了!”我回头灿烂地笑:“留你那儿吧!”iron甩开我的手,低吼:“笨女人,你钱多就给我啊!”然后大步走到理发师身边,接过钱塞进兜里。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iron狠狠一瞪眼:“别到处勾引男人!”
      
    我怔在那儿,委屈的泪水在眼眶打转。他丢下一句“最讨厌女人哭鼻子了”,就大步向前走去。
      
    我拼命地吞回去眼泪。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吵架后主动找我。虽然,他这种人是不会道歉的。
      
    我紧跑几步,挽住他的手臂,笑道:“这样也吃醋啊?”他好笑地别过头去,咕哝:“孔雀!”
      
    我们一直都是这样,自从认识以来。
      
    那是一个雨夜。我撑着淡蓝色的伞,不紧不慢地回宿舍。他坐在路边的石阶上,闷头吸烟;昏黄的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落寞。我低头走过去,又犹豫着放慢脚步。
      
    向来,我对所有人的痛苦都感到悲悯,无论是整成大猩猩的杰克逊还是同性恋的张国荣。我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就跑回他面前,递过伞:“你要在这儿呆着,就拿着这把伞吧!”
      
    他没动。我把伞放在他脚边,转身要离开。
      
    一帮流里流气的男生举着伞走过来,我打了个冷颤,压低了头绕道而行。一个小眼睛伸手拦住我,阴笑几声,略侧头问:“iron,这是你老婆吗?”iron缓缓站起来,猛吸了一口,把烟头踩到脚下,懒懒地说:“是。”然后皱起眉头,不耐烦地对着我:“你先回去吧,别在这儿烦我!”我慌忙要离开,如同得了大赦。小眼睛退一步,又拦住我。黄头发说:“老三,朋友妻,不可欺。你可别闹笑话。”小眼睛“嘿嘿”笑道:“iron,带嫂子跟我们喝酒去吧,咱哥们儿聚一聚。”
      
    我惊恐地看着iron;他提起伞,慢悠悠地走过来,毫无预兆地搂紧我的肩膀,向前走去。我被裹挟在他坚实的怀中,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悠忽变幻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畸形扭曲的身姿,滚满桌子的酒瓶…他们在我身边声嘶力竭地尖叫,不遗余力地划拳。我如坐针毡,几次都想偷溜出去,却被iron抓紧。我绝望地想,以后再见到“大慈大悲”之类的词,一定唾得它们血肉模糊。
      
    他们都去跳舞了,iron一动不动地靠在椅背上。我怯怯地问:“你不…不去吗?”他看都不看我,嘴角浮起一丝嘲讽:“你想跳吗?”我慌忙摇头摆手:“我不会。”他的讽刺更加明显了:“别想去报警,他们不会报复你吗?”我全身凉透,缩着脖子不敢吭声。
      
    黄头发附和着几个人,又冲iron招手。他霍地站起来,拽起我就往舞池里拖。我惊恐的尖叫声被喧闹的音乐淹没,连自己都听不见。待我睁开眼,只看见他修长而结实的双腿恣意地晃动着,仿佛为了跳舞而生的优美。狂欢的人群在我身边扭来扭去;我傻傻地站着,无所适从。闪烁剧烈的灯光让我头晕目眩,污浊不堪的空气弄得我一阵阵恶心,我觉得自己像是篝火里的烤肉,人们只会围着我庆祝。我真是不敢相信人可以如此堕落,真是怀念当初被我视为牢笼的家,被我视为束缚的父母,被我视为乏味的生活。我绝望极了,忍不住蹲下去,抱头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iron把我揪起来,拖出了那个地狱。漆黑的天幕下,请问治小儿白癜风最好的医生是谁雨瓢泼般冲洗着寂静的街道。Iron走得有些踉跄     
    宿舍门紧锁;我看看手表,凌晨三点,我不得不翻墙进去,真不敢相信自己会干这种勾当。
      
    直接后果是,我的胳膊上划了一条足有10厘米的血痕,并高烧了两天两夜。迷迷糊湖中,还反反复复地梦着他倒在雨地里,淡蓝色的伞伴着“滴滴答答”的声音,在冷风中晃晃悠悠…
      
    病愈后我倒清醒了,想来想去他都是在帮我,难免惴惴不安。
      
    或许是报应,我上完课才发现下雨了。正踌躇,iron撑着我的淡蓝色雨伞过来,从挎包里取出一柄粉红的新伞,递给我就走了。我请问胸部白癜风应该怎么治疗低头一看,包装都没拆。于是一边喊iron一边追上去。
      
    他停了脚步,把伞向我倾斜。我怯怯地说:“把我的伞还给我就行了。”他一瞪眼:“你送给我的,还敢要回去?”我一凛:“那…那不用还了,你的…我也不要。”
      
    “随便吧!”他夺过伞,转身又走了。
      
    我又追上去:“喂,iron,iron,我还有话…”
      
    iron很有耐心,自以为是地递给我伞。
      
    我摆摆手,急急地说:“那天,真是对不起。我吓懵了。你没事吧?”
      
    iron仿佛很满意我的道歉,一抹微笑在他坚硬的脸上漾开。然后,毫无预兆地,他搂紧了我的肩膀,把我裹挟在怀中。我做梦一般,傻傻地被他带着走。
      
    后来,他告诉我,那个雨夜他刚从父亲的葬礼上回来;而他的母亲,在他出生时就难产死了。他的语调已经很平静,不知道这些记忆沉淀过多少次了;我却心疼地哭了。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守侯着他的一方温暖。
      
    那柄粉红的伞有一圈很漂亮的花边,他说,这样才适合我。他还说,我应该穿米白的裙子,缀花儿的袜子;我照做了。他说,女人应该留长发,我也照做了。
      
      
    可我们还是会吵架。或许他习惯了我的顺从,便忽略了我的感受我的存在。
      
    我为自己倒了杯血红的酒,一遍遍地抚弄着酒杯。再看一眼iron,花花绿绿的人群中他狂欢的舞姿。一饮而尽,一注注地灌入,滴滴如血,颗颗饱满,粒粒是我的寂寞和绝望。我檫干眼泪,去了火车站。
      
    sunny在A城陪我游玩。隔着餐桌,他细细地打量我:“箜箜,你变了很多。”我扯扯衣服,捋捋头发,苦笑:“男友安排的。”他“扑”地把饮料喷了出来:“你不会吧?志向都逃到河外星系了?”顿了顿,又说让你的痘痘远离你:“不过他的品位显然高出你一个层次。”我笑笑,低头玩弄着吸管,缓缓道:“我想他了。”sunny一副情圣的样子:“看你没出息的样儿吧!怪不得人家不把你放在心上。忍忍吧!”我趴在桌上,直想嚎啕大哭。
      
    在各处名胜之间穿梭,我心不在焉。第三天日暮,手机终于响了起来。一听到iron嘶哑的声音,压抑的眼泪便决堤了一般。顾不得任何挽留和规劝,我飞似的冲上了返回的汽车。
      
      
      
    下了车已是深夜。空荡荡的候车室里,iron孤独地坐着,闷头吸烟。我一阵阵地心疼,汹涌的悔恨挤满了胸腔。轻轻地走到他身边,我低低地唤道,iron。
      
    iron缓缓地抬起头,站起来,一言不发。良久,捧起我的脸,灼热地,疯狂地,吻了一个世纪般漫长。我倒在他怀里,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
      
    Iron拍拍我,从挎包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湛蓝玉石的项链。我含泪凝望他;他不自在地别过头:“用你留在理发店的钱买的。”
      
    “那你为什么大半夜的在这儿等我?”我希望听到他的情真意切。
      
    Iron一瞪眼:“还说呢!谁让你大半夜跑回来的?”
      
    “我想你了。”我委屈地直视他,期盼着等额回报。
      
    他却揶揄道:“谁知道你跟哪个小白脸约会去了?”
      
    我气极,拽起他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下去…他终于喊了一句乐死我的话:“谋杀亲夫啊!”
      
    满头乌发滋润着爱情的甘露,越来越长。
      
    及胸的时候,我北上读研了;iron留在S小城。人流如潮的车站,我依在他怀中嘤嘤哭泣。我哽咽说:“我恨你。”他涩涩地轻笑:“我知道。”我拖起行李箱,拉着他往回走:“我不去了。我明年再考,或者,永远都不考…”他拽住我:“你要是不听话,我们就分手吧!”我气得说不出话,狠狠地捶着他,一边泪如雨下。iron轻呼“箜箜”,揽住我,深深浅浅地吻着。我一边落泪,一边贪婪地吮吸。
      
    火车开动的时候,我拼命地回望着iron追逐的身影,拼命地要把这一刻定格成永恒,拼命地喊着:“我会一直一直等你,你也要一直一直等我呀…”
      
    北京的清秋,我在梧桐叶落的季节里寂寞着。
      
    又是一个枯萎的夜晚。我抚弄着及腰的长发,幽幽地自语:iron,为什么你不明白呢?有什么比我们的幸福更重要呢?如果不是你骗我说在北京找到了工作,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报考这里的啊!iron,你在哪儿呢?音讯全无已经两年了,为你留的长发,你不喜欢看了吗?你还在等我,像我等你一样吗…
      
    辗转难眠。iron终于发来短信:“本来想找个小妞过日子,可是梦里你都张着血盆大口向我讨债。想想你咬我的那口已经够狠够毒,恐惧使然,我背着全部家当来投降了。明天去火车站订立盟约,结为百年之好。”
      
    泪眼模糊中,我已看见些许羞涩的微笑游走在iron坚硬的脸上。于是,我悄悄走下床,梳起瀑布般的长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8 00:23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