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3|回复: 0

故事_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8 20: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
      
   
    一个阳光阴险的天,他就这么走着,脚下的枯叶,寂寞的人群,跟他没有关系,没有关系 . 他似乎在思索,从他停驻的脚步里,碾灭的烟头里,侵蚀着灰尘。就是这么一个城市,在生命里,在岁月里,深沉入骨。
    忽然的脚步停下了,没有不安,充满节奏的宁静,在这个下午,在浅风的萧瑟中,似乎醍醐灌顶的明白了生活,些许伤感,脚步的小小的凌乱,告别,向前.
    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活者又是为了什么? 这不是简单的问题.
    2
    门内的男欢女爱,竭尽全力的嘶哑,空气窒息的艳俗的气味.没有细致,没有前奏,一开始就进入主题,脑中粗糙的是大而恶劣的东西.
    天近黄昏,昏黄斑点状的形态弥布其间,西边的火焰似欲退下,但无奈的又不得不等待黑暗的复舒.
    这是一个租来的民房,"乌房瓦砾尽有淫秽'',记不清这是谁的言语了,也许只是真实的感触吧.
    不过女人的叫声也过于牵强了,本能习惯的出来就象你随手画出的蜡笔画,带点干涩,有点麻木,就好象久经杀场的女人去装点处女,隐隐的悲哀的情绪,不知道为谁.倒是男人声息猛烈,气喘如牛,那种强烈的兴奋不是正常的,也许他面对的是他不承认的,他装点的也只是他胯下的暴涨,如果现在他身体下的是只猪,我想他也会一如既往的.窗棂上久滞的灰尘此刻也尽情的散落,随着节奏,在最高点出尽情坠落.
    静了,天边那几抹红色的云彩也愉悦的向世界摆手,也许,阳光落尽,我们就快乐了.
    门开了,女人,浓艳的妆,朱色的唇,头发的夸张,让我忍不住多多的注意了几眼,似乎在她的脸上,是一种别样的风景.但却近乎丑陋.丰满的胸,丰满的屁股,着应该是她的资本吧,应该是的.
    高根鞋下楼梯的声音,沉重的深不见底,看来她疲倦了,脸上的倦容,是厌恶的色彩.
    走出民房大门,有微风,她熟练的从手提包里拿烟,点上,此刻她在想些什么?谁能知道呢.
    猛猛的抽上一口,丢掉,离去.
    拥挤的街道,回彻的是女人脚底的声音,她似乎变的欢快起来了,也许是因为迎面的风,她露出了牙,白白的带点烟渍,给嘴角一个弧度,舒服的有点好看.她仰望人群,歇斯底里的显露.
    站牌到了,她远远的离开拥挤的人群,表情忽然黯淡,然后回转身吐了口厚厚的浓痰.人们随声往这观望,而她却在那口痰上用脚尖轻轻的磨着,也许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活动,也许她只是在演一场戏,演给那些漠视她的无聊的杂种.
    从她微抬的眼神里,我想她在骂人了.
    (我叫张林,从小我有很多的梦想,从小学三年级我就幻想着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然后生一大群小孩,再然后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到后来,我才发现那只是一个梦,梦就是当你醒来后抓不住任何东西的现实.
    幸福是什么?冷笑,我有过不少孩子,各式各样的,各种品种的,他们都死了,我没有幸福,从小到大一共没有.但今天我终于明白过来了,幸福就是当男人的家当塞进我的身体,我在忍受无聊的同时,他们给我的一支烟,一瓶酒,一条蕾丝的丁字内裤,我尽情的摆出自己的骚样,让他们明白我是他们的宠物,男人的眼睛发绿的时候我明白幸福来了.
    人嘛,都是畜生,呸,再一口厚厚的浓痰随声应地.)
    公交车停下,驶过,空空的站台.
    3
    脚步依旧,秋天的落叶被皮鞋碾的婆娑的模样。或许他只是无聊,或者他有一个家,一个终点站,一个想到达的地方。亦或许他什么都没有。人的面目是可以传达一切的,也许你不会相信,这个人不行,一切是自然的平静,没有我们想要的风景。就像一潭水,虽然我们总希望有些什么,传奇的故事,今天的逸闻,哪怕是一丝波澜,但此刻却什么都没有,死寂。
    脚步依旧,只不过开始有些焦急,从他加快的脚步里。
    难道是他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真心希望他的前方拥有快乐。
    4
    这是一个格子的房间,米黄色的格子窗帘,蓝色的格子被单,天花板上乳白的长方格子。主人是偏爱格子的,窗台上裹满阳光的晾衣架上,格子的家什甚是可爱。
    温暖的味道,主人应该是可亲的吧?
    看到一个背影,映着光,前方格子的象棋盘,他不时的用手磨檫着他的头发,不时的变换着他的两种表情:紧张放松。不时的交换自己的角色,我不明白他是怎么能自各跟自各下棋的,但可以看的出来他此刻的情有独钟。
    一切的宁秘,什么都不愿意打扰他,空气温暖的静静的,窗外温暖的静静的,从窗台望去,城市温暖的静静的。
    也许世界本来就是美好的,难道是我们错了?
    屋里甜甜的柠檬味。
    5
    我喜欢窥探人们的内心,那是一个个的秘密,我所不拥有的,那是一种诱惑,就象,它诱使着我不知疲倦的一天一天的追逐着,搜索着,一扇窗户里的,一个墙缝里的,一个丰满的屁股,一个摔倒的瞬间的,都让我着迷。
    我又是一个讲故事的,只不过我只讲给我自己。这是我的原则,原则是没有理由的,就好象我为什么讲这三个人,都是没有理由的。
    世界不是男人的,也不是女人的。
      
    这只是一个故事,一个讲给我们自己的故事。
    6
    格子的房间装满了班驳的阳光,格子的房间也应该有格子般的故事。
    这是一个世界,属于他的。这又像个囚笼,只不过他是安静的。
    床上的他是安静的,当早上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安慰着他的时候。蓝色格子的被子随着他的呼吸起伏的生命,有他的内心,有他的梦。
    闹钟响了。
    习惯的摸起床头柜上的眼镜,
    又是一个早晨,多好的开始啊,伸个懒腰,给自己一个微笑,看看窗外的阳光,多么好的天气啊。
    望着窗外,嘴角贴着微笑,用手缕了缕变形的头发,吹口气,起来吧,忘记昨天的不快,为自己打拼自己的光明。
    洗刷间里,传来了轻快的小调,牙刷也轻快的舞蹈。
    今天还有什么事情啊?快点拢一下思绪,千万不要被上司瞧不起,我的未来啊,前途。
    微笑,我已习惯这种生活,让我每天充满了欲望,让我成熟,让我感觉自己会越来越强,有时觉得我越来越喜欢血腥的东西,就好象胸前开了一朵血色的花,有时我太爱幻想了。
    笑着摇摇头,拿起旁边的镜子,给自己一个轻轻的笑,挺帅的,吻一下墙上的孙燕姿。
    拿起桌上的皮包,起身离去。
      
    7
    终于停下了,他累了吗?还是。。。金属的声音,碰撞,磨檫,门开了,眼神停驻,静止。门内轻柔的钢琴曲响起,萧邦。
    世界是谁的?真的值得考虑了。年轻,热爱生活,放屁。
    一张大床在房子的中间,音箱里是忧虑的旋律,他就躺在这里面,脚静止了,悲哀的抽搐,真的静了吗?
    他睡着了,睁着眼睛,天花板上是人尽情的唱歌。
    冰冷的空间,紫色的笼罩,只有萧邦是一道柔软的红色,包围着他。开放,在眼中绽放出那朵温暖的花,在心中给自己某些生存的理由。
    来一场雨吧,把这城市的灰 洗掉。
    来一场雨吧,把我心里的灰 洗掉。
    在这个下午,静静的,等,尘埃落定。
    疲惫的眼睛闭上了,流下一串长长的眼泪女性脖子白癜风怎么办,在这个阴暗的空气中,显的晶莹。
      
      
    生活
    1
    生活是疲惫的,曾经数着天过日子,现在是数着年过日子。生活是麻木的,一遍一遍的重复,一天一天的抄写,没有台词,没有记忆。生活又是激情的,倘若有一天,这个世界上真有幸福尚存的话,找一个人嫁掉,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也正是这么一个渺小的愿望,让我在残喘的的同时,还支撑着生存的理由。 我是想过未来的。
    “林林,你干嘛去了,怎么现在才来?”这是一间路边的美容店,暧昧的灯光,在夜晚的背景下显得更加妖娆,沿街凄凉的景色也似乎在映衬着生存的道理,它为行人指引了方向,一条忘记烦恼,走向温柔乡的方向。
    但,她们的生意似乎并不好做。玻璃门拉开了半扇,外面的寒冷和里面的温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橘红的灯光暗暗的铺着,几个打扮超越潮流的女人穿着短裙,似做似站的塌陷在卷起皮边的沙发里。
    说话的女人立在门口,丰满的胸,厚红的嘴唇,深及臀部的黑色长筒袜,眼皮上厚厚的紫色在她嬉皮调侃中闪出阵阵荧光。
    “哎,见了个网友,没想又是个穷光蛋,老娘今又无私奉献了一把”她终于笑了,笑的无拘无束。疾步走进店里,一屁股歪进沙发里,翘起二郎腿,脚尖轻轻的蹬着旁边的梳妆架,从包里拿出一根烟,点上。
    “呦,怎么着,咱们小林今也玩纯的了,钱都不赚了,玩起奉献来了,看来这浪货也要摇身变大姑娘了”,旁边一毛绒线坎肩女人高声笑道。“呸”,张林迅速的吐了口烟,望着身边笑的前仰后合的姐妹们,恨恨的说:“你大爷的,看不让人日烂你的嘴”然后也笑了。一切是这么的和谐,这个环境,这帮女人似乎才是她的世界里的,是最真实的。
    冷冷的街道上,橘红灯在我翘起的嘴角旁模糊了,但那种和谐的声音却经久不息。
    “干嘛啊,老的你都要,是不是那个小白脸没把你侍侯好,要来些硬邦的给你加把劲啊!”“哪像你啊,你不就是老年娱乐中心吗?”“我哪是啊?红红才是。。。。
    天色更加暗了,暗的没有一丝生气.汽车弛过的声音都是软软的,街上的行人稀稀而过但都把自己躲在黑暗中,眼中瞟过来的贼样,有些光芒,但是我也是一个贼,只不过我瞟过的是她们的内心,但我也总是把自己放在黑暗里,眼中露些光芒.
    忽然一个贼出现在我的眼前,戴着眼镜,动作有些惶恐,他用眼睛轻轻的扫视人群,那神情是那么的熟悉,就像…….,就像张林走在大街上,那种眼神至今我还记忆犹新.我想他此刻最怕的应该是一束光,一束直视他心里的光.大袄的毛领遮住了他的半个脸,虽然他刻意的站在黑暗处,但一种感觉,让我觉得他是个学生,也许今天他有许多精力,要向外发泄,所以他惶恐不安,他不是常客,他是第一次,第一次的作为一个年轻人,想要找个具体的.摸的到的身体供他发泄,而不再是虚幻的想象的自己对自己的慰籍.
    他就这样停滞不前,但表情很复杂.虽然我看不清楚,但我想是的.他也许正在给自己打气,也许他正在一点点丧失勇气.正在我发挥想象的时候,他行动了,快速的走到门前,停滞了有一秒的时间,他走了进去,指着张林问道:多少钱?
    女人们这才开始注意到这个不速之客,愣愣的眼神.”第一次来吧,先生?” “少废话,我问你多少钱?”眼神中带有一中坚定,他已没有了退路.白癜风孕妇应该注意什么张林缓缓的起身,一丝生硬的说 “一百”. “人家都五十”他看着张林轻轻的脚步,圆圆的屁股,没有底气的说.张林拉开布帘回头一笑 “来吧”.
    女人们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 “行啊,林林都成少男了,哎,人老珠黄我,我可怎么办呀,现在孩子都不尊敬老人了”胖胖的对着镜子,翘起好大的屁股,自言自语道,她还真是老了,岁月爬上了她的后背白斑如何治眼角. “你还让人家跟你啊”众人哄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6 08:41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