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7|回复: 0

大黑和小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4 07: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黑和小黑
      
   
    大黑和小黑
    睁开了毛茸茸的眼睛,感觉着周围仍是一片漆黑。大黑扭动着笨重的身子小声叫喊着身子开始蠕动。大黑和小黑同时来到了这个世界,大黑比小黑早了十几分钟,生下来就胖乎乎的,体态较大一副虎头虎脑的样子,而且骨骼健壮。小黑生下来身子搜小,一副体弱多病的样子,还病怏怏的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大黑和小黑的母亲平躺在地上,产后的虚弱让它已无半点力气。看着两个可爱的小宝宝平安降临,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透露出疲倦和警惕。两只耳朵直挺挺地竖立着,外面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给白癜风可以吃红菜台它带来不安,它生怕会有人突然闯入抢走自己的孩子,虽然身体虚弱但为了大黑和小黑,它还是随时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大黑活动活动四条小腿,晃动着笨重的身子开始在妈妈的怀里找奶吃。小黑则躺在一旁喘着粗气,瞪着两只小眼它似乎已经没有力气能爬到妈妈的怀里。大黑吃得饱饱的睡在了妈妈的怀里。小黑躺在妈妈的身边,小声地发出孤零零的鸣叫,身上的热气开始一点一点地散去。
    天亮了。狗的主人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发现了大黑和小黑,大声叫喊着:“孩子们快来看,狗生小宝宝了”。两个五六岁的小男孩顾不得穿鞋就跑了过来,惊喜地看着躺在狗妈妈身边的大黑和小黑。
    大黑被两个小男孩惊醒了,身子开始蠕动并爬了起来,还发出了口词不清的叫声。“小狗宝宝真好看,这只是我的”。大一点的男孩冲着小一点的男孩很霸道的说着。
    “这只是不是已经死了”。小一点的男孩很伤心的留下了眼泪,心疼的拉着妈妈的手不停的摇晃。
    小男孩的妈妈俯下身,抱起了小黑把它放到狗妈妈的怀里,并让小黑的小嘴紧贴住狗妈妈的。快要冻死的小黑感到了温暖,没一会儿就苏醒过来,晃动了一下小脑袋顺势就咬住了,被大黑吃过的乳汁开始慢慢流进小黑的嘴里。
    一大盆狗食端了过来。身体虚弱的狗妈妈顾不得小黑紧咬着,慌忙站起身甩掉小黑,把头扎进狗食盆里大口大口的吃着主人端来的美味。这顿美餐也许是主人特意做的,小米汤兑剩菜和泡软的馒头,毕竟狗也是家庭的一员,再穷的家庭这顿产后饭还是会准备的。
    刚吃了几口奶水的小黑也有了些力气,但显然是没有吃饱,小声叫喊着爬了起来身子蠕动着试图再次拱进妈妈的怀里。身体强壮的大黑也爬了过来并露出了狗的天性,呲牙咧嘴地和小黑争着抢奶吃。两只小狗毕竟太小了,低矮的身子却只能在狗妈妈的身子下边来回晃动,跌到了爬起来再次争着抢着。小黑虚弱的身体一次次地被大黑拱倒在地上。
    吃饱喝足的狗妈妈又躺在了地上。大黑率先拱了上去抢战住,用整个身子挡住小黑,一边吃着一边对小黑呲牙咧嘴地吼叫。小黑躲在大黑后面既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地哀求着,却不敢上前去和大黑争抢,它瘦弱的身体根本抵挡住大黑的撞击,也只能等大黑吃饱了才能轮着自己。
    大黑吃饱喝足了,身子顺势趴在狗妈妈的怀里,嘴里依然咬着不放,两只小眼眯缝着睡一小儿吃两口,吃两口再睡一会儿,一会儿又想起旁边还有个弟弟小黑,睡着觉吃着奶嘴里还没忘对小黑怒吼两声。
    小黑在大黑身子后面转来转去,嘴里不停的嘟囔着狂叫着,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听着大黑吃的津津有味,小黑恨不得也凑上去,可身子刚凑上去嘴还没有咬住,就被强壮的大黑用身子挤到了一旁,奶水没有吃着,还被挤翻个跟头,小黑的叫声开始变得呜咽而又凄凉。
    小黑的妈妈老黑像是没有听见小黑的哭声,身子依然侧躺着任凭两个宝宝争奶吃。这就是狗的教育方法,在吃奶的时候谁要是软弱谁就没奶吃,要想吃奶就得和兄弟姐妹争强斗狠,只有从小养成它们争强斗狠的品性,长大了它们才敢和门外的野狗、猎犬们争斗。虽然小黑才刚刚出生,但它对待自己的孩子从不庇护,狗从小软弱也许代表它的一生都将软弱。在强者面前不敢反抗,面对争夺撕咬不敢回击,小黑缺乏狗爸爸的凶狠和狗妈妈的狡诈,它只有哭,它想用哭声得到母爱,它想用哭声得到大黑的可怜,或许是哭声能让它暂时忘记饥饿。
    小黑的懦弱表现让狗妈妈非常失望,它对小黑的哭叫声不理不睬视而不见。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黑哭累了也哭饿了,它又一次鼓足了勇气凑到了妈妈的怀里。大黑像是睡着了,对于小黑的到来丝毫没有察觉。小黑轻手轻脚地紧挨着大黑咬住了,饥饿最终战胜了恐惧,小黑大口大口地吃着奶睡着了。
    小黑和大黑
    冷,真冷。听着外面呼呼作响的风声小黑知道冬天来了。躺在窝里伸了伸腿,脑袋又往柴草垛里顶了顶,几片柴草正好落在小黑身上,窝里顿时有了一点暖和。还是睡吧,这么冷的天,谁会半夜不睡觉来这里,现在离废品收购站开门还有一段时间,也许自己还能做个好梦。
    刚想迷糊,外面地地确确有了响动。小黑赶紧竖起耳朵再次仔细听听,除了风声再就是细小的“吱吱声”。又是这些可恶的老鼠,半夜不睡觉在废品收购站里翻天覆地的折腾。
    这不是自己的工作,自己也没必要去管它,有猫呢?想起主人家的猫,小黑就有些生气。主人把最好吃的东西都喂了它,可猫从来不逮老鼠,要是自己能吃上和猫一样的伙食,非把这些可恶的老鼠一个个逮杀了不可。
    想到逮老鼠,小黑就感到自己真的太伟大太白癜风患者不能吃啥食物了不起了,比自己的哥哥大黑都英雄。那是一年前,这家主人不知说了些什么好话,硬是把小黑要了过来。虽然小黑身子搜弱,但也急于想在新主人面前表现的乖巧、听话。为了得到新主人的表扬,小黑每一天都忠于职守尽心尽责的看家护院,工作之余还真逮了一只大老鼠。但这家主人也不知是因为家贫还是别原因,对小黑多管闲事抓老鼠漠不关心,更别说对小黑有所奖励,好吃好喝的剩菜剩饭依然给了猫。小黑的伙食还不如好吃懒做的猫。为了这件事,把小黑气得生了好长时间闷气。
    想到这些小黑就对现在的主人有意见,甚至还有些愤怒。这家主人从来奖罚不分,有时把猫的错误也强加给自己,无缘无故的给一顿训斥,训斥完了还会在踹上一脚,真不知道自己的命怎么会这么苦。想到这里小黑就想把耳朵捂上,老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自己干好本职工作就行,何必再多管闲事。
    竖起的耳朵又耷拉下去,接着睡。忽然觉着有点饿,一想到饿就怎么也睡不着。翻了个身,身上的柴草都掉了下去,抬起头看着这四面透风的房子,心里又感到了一丝欣慰。我的命不好,这家主人也真是不容易,现在这年月还住这样的房子,一年到头穿得破破烂烂的,还净吃些粗粮,来了快一年也没见吃过几次肉,真不知道他们天天忙碌怎么会没挣到钱。
    小黑站起身来到院里溜达。整个废品收购站里除了废品还好是废品,前后溜达了好几个来回,竟然没有找到一点吃的。小黑不禁有些懊悔,还不如躺在窝里舒服。
    风依然呼呼地刮着,小黑躺在窝里却感觉不到一点暖和。冷,真冷。这时的小黑突然想起了大黑,还是大黑哥哥命好。它住在镇长家四层高的小楼里,吃的是鸡鸭鱼肉,喝的是牛奶,饮料。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让一条街上的大狗小狗都羡慕的要死。可一想到原来主人一家人的眼泪,小黑又感到有些气愤。镇长太霸道了,他看上了大黑,软磨硬泡非要抱走。主人一家大小都不同意,可又不敢得罪,小孩哭闹着大人还是把大黑抱到了镇长家的车上。看着轿车渐渐远去,一家人不停地摇头叹息,人家是镇长,平时想巴结人家还看不上,更何况现在是为了一条狗,说啥不能得罪。
    想到大黑住在镇长家里冬暖夏凉吃喝不愁,小黑就非常难过。它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和大黑同为母亲老黑生养,为啥自己这么丑陋,而大黑却是那么的英俊健壮,人见人爱。小黑心里非常忌妒大黑,甚至有点憎恨大黑,可见了大黑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和它打招呼。虽然大黑每次看见它这个瘦骨嶙峋的丑弟弟都是爱理不理的,可小黑从从不在乎,照样点头哈腰地把尾巴摇的欢快。
    想到这里小黑就觉着不对劲,自己是不是太丢尊严了,下一次见了大黑决不能再这样。每次和大黑见面都是自己主动和它打招呼,可它不是把脸仰得高高的就是装作看不见。尤其是坐在轿车里,总觉着自己是个多大的干部,你神气个啥?还不是一条狗。想到这里小黑的心里感到舒服多了。抬起头向着空中干吼两声:“我明天一定比大黑强”。
    “小黑,别吵吵,小心我明天揍死你”。屋里的汉子醉醺醺的怒骂着。小黑吓得翻了翻眼珠子,赶紧不再吱声。这个汉子又喝醉了,真不知道这个汉子为什么这么好喝酒,喝酒也从不喝好酒,都是些劣质酒,便宜酒。小黑不止一次地听大黑说过,而且大黑也最爱在大街上当着众多狗们炫耀,我家主人喝的酒都是好酒。茅台、剑南春、五粮液,什么酒贵喝什么酒,而且这些酒也从来不用自己花钱,还没喝完就会有人整箱整箱的送来。
    大黑在这条街上是狗的首领。这条街上所有的狗都喜欢和大黑在一起,大黑说出的话能让它们大开眼界,大黑的见识让它们佩服得五体投地,尤其是大黑的体型和它的主人一样富态、尊贵。街上的狗把大黑围在中央,听着大黑所说的一切都让它们都感到新鲜,感到好奇。大黑被众多狗围着也显得极有派头,把脸仰得高高的和它的主人镇长一样,摇头晃脑吐沫星子四下乱飞。可众多狗却听得聚精会神,如痴如醉。当听到镇长家吃不完的蛋糕、火腿被扔了或者进了大黑的肚子,一个个瞪大了眼张大了嘴,既眼馋、又忌妒,口水一个赛过一个的往下流。
    蛋糕和火腿真好吃。想到这里小黑不禁也流出了口水,口水还没来得及流出小黑又赶紧咽了回去,仿佛又一次吃到了蛋糕和火腿。
    那还是前几天,小黑趁主人不防备从厨房里偷了半个烧饼,自己不舍得吃想给母亲老黑送去。路上小黑紧张的要死,生怕遇上小青和独眼。这两只该死的家伙没少欺负过小黑,更何况小黑嘴里还有半个烧饼,如果被它们抢去了,母亲没吃到回家再被主人揍一顿可是不划算。小黑嘴里噙着烧饼贴着墙角慢慢地往前蹭,这样可以减小目标,也可以避免被其它的野狗发现。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小黑就想笑,自己太滑稽了,像个特务。不对应该像个侦察兵,不过没有和自己一样的侦察兵。夹着尾巴弓着身子和贼差不多。
    好不容易到了母亲老黑哪里,没想到大黑也去了。看着大黑给母亲拿的蛋糕和火腿,当时小黑感觉着好没面子。尤其看到大黑那张高傲的脸对自己不屑一顾。想走,可又经不住蛋糕和火腿的诱惑,毕竟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吃过蛋糕和火腿。
    那顿饭让小黑吃的满嘴流油,可心里却极为难受。以后再来最好不和大黑碰上,坚决不能碰上。万一要是碰上了,再好的饭菜自己也决不留恋,站起来就走,谁挽留也不行。想到这里小黑抬起了头挺起了胸,从今往后也决不再夹着尾巴弓着身子,白癜风患者不愿意与人交流该怎么办我要让这条街上的狗都知道,我小黑和大黑都是老黑的儿子。你们怎样尊重大黑就得怎样尊重我,否则,小黑呲了呲牙,感觉着浑身充满了力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14 17:57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