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98|回复: 0

刻骨的思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4 12: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刻骨的思念
  爷爷去世多年了,曾说要为爷爷写下他的痕迹,如今却只有用这篇文章怀念......

  

  刻骨的思念

  ——云

  

  

  爷爷是在七年前的那个夏天走了,带走了他深沉的爱,留给我刻骨的思念。

  那深邃而略显忧郁的目光,高而尖的颧骨,瘦削而清瞿的双颊,干净整齐的灰黑色中山装,上衣的口袋插着一支钢笔-----多么熟悉的身影!孤独寂寞的时候,这个身影就会从内心深处走出。缓缓向我走来,越走越近,越近越清晰,仿佛爷爷不曾离去。

    老家村子里生活的是我们云氏宗族的一支小分支,爷爷是这一支的负责人。爷爷性情耿介秉直,且知识渊博。他赢得了族人们的敬重,人们至今提起他来还是很尊重的。在日本侵略琼岛时,爷爷曾领着人们挖出了一条曲折回转的山路,当时就是靠这条路与鬼子们周旋着的。而这条路就成为了后来村子与小镇的唯一通路。爷爷的生活很贫困。听说老家最初的房子是爷爷领着他的儿子们一块砖一块砖的集来,再慢慢堆垒成的。爷爷酷爱读书,常常手不释卷。记忆中的爷爷总是待在他昏暗的房间里,倚着床檐,借着微弱灯光,扶着老花镜,眯着眼睛不知倦怠地看书,一年又一年。那时的乡村学校缺乏教师,爷爷既是校长又是老师,既教语文又教数学。

    爷爷的书法是闻名乡里的,家家户户的对联都是爷爷写的。逢年喜庆,人们就会将裁好的红纸送来我们家。爷爷就这么坐在那八仙桌旁,一边研磨一边琢磨。墨磨好了,对联也就有了。轻轻地蘸蘸笔,认真地写下一对对一张张。这时的我最爱倚在爷爷身旁,手握着红笔肘压着废弃的红纸,仿着爷爷的姿势歪着脑袋写下仅识的“大中小”。而爷爷总是笑呵呵地看着我胡闹。曾打算长大后要向爷爷学习书法,可惜如今再没有机会了。

    以前我们家里有一块农田,至于中的是什么我已记不清了。清晨,我们爷俩踩着露珠映着朝霞一前一后的下地去。爷爷锄锄草,而我采朝露扑蝴蝶。日头高起,我们就垄边乘凉。那垄边是小灌木丛,当中有两棵树长得弯弯曲曲枝叶相覆。我们就在那绿荫下或坐或卧。爷爷常常卧着小憩,我呢或在树上采叶子或在地上扎草环,或干脆采些花花草草插在爷爷头上身上。待到日薄西山,我们就踏着夕阳的斜晖,在晚霞的目送下一前一后的回家。

    晴朗夏夜,我们祖孙俩就躺在院子里的吊床上,听着阵阵蝉鸣,望着璀璨星空,辨别着北斗银河。习习的凉风将我送入梦乡,继续着那个未完的牛郎织女的故事。

    寒冷冬夜,在昏黄的厨房里爷爷温着酒烤着鱿鱼,我撕着鱿鱼嚼着花生米,听爷爷讲精卫填海。在我眼里,那被烟熏得黑糊糊的墙壁灶台都是那么的亲切温暖。

    外婆说,你爷爷呀总是用糖果什么的把你从我这儿“骗走”,你爷爷在这儿转上几圈,你就乖乖地跟在他屁股后面回去了。我从小就喜欢粘着爷爷,贴着他的后脚跟,简直就是寸步不离。那时的我人小腿短,走在爷爷身后总是摇摇晃晃的,人们戏称我是爷爷赶的“憨鸭子”。

    妈妈说,她爷爷呀谁都甭想从他身上抠出一毛钱来,可总是非常舍得给这丫头买这个买那个的。只要是我喜欢的,爷爷总会变魔术般的把它变出来。记得上幼儿园那会儿(握实权星期都托在园里的),爷爷总是隔三差五的去看我,又是糖果又是花绳儿的给我带去,小朋友们总是满脸的羡慕。逢家长会,爷爷最积极了。他听我唱歌,看我跳舞,数我的小红花儿小红旗儿。记得我板书比赛时有几张留影,把爷爷俯身的瞬间也捕捉了进去。爷爷去世后,我每年回老家都会把大大小小的柜斗都翻个遍,却始终没能找着那些相片。莫非是爷爷把它们带走了?

    后来,我在文城的文昌二小读了两年,再后来又转去了海口澄迈的立达学园,离爷爷越来越远。立达是私立学校,实行全封闭式管理。只有学校每个月四五天的假期里,我才能回家回到爸爸妈妈身边。每到这时候,爷爷就会乘坐着摩托车,淋着海风一路颠簸的从老家来看我。局里并没有淡化我们的感情,我还是天天赖着爷爷。那时的我读红楼聊斋学习奥数,总有许许多多的不解和为什么。爷爷总是坐在爬满牵牛花的凉棚下给我讲完了文学讲数学。我和爷爷总有讲不完的话,但妈妈不让我贴爷爷太近,因为爷爷有肺病会传染。而我总是把妈妈的话丢在风中,依旧亲近爷爷。但爷爷总会有意的和我保持着距离,让我大为沮丧。

    胃病是爷爷多年辛苦的后遗症,而肺病则是他长年抽烟的恶果。爷爷可以说是嗜烟如命了,他的牙齿指甲都让烟熏得焦黄了。奶奶说,爷爷的病都是让烟给误的。为此,我曾把爷爷的烟整条整条地藏起来,又把爷爷口袋里的烟全部掏出来丢掉。爷爷总是一脸无奈地站在一旁,慈祥的看着我“大扫荡”。从此,祖孙俩就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打起了“游击战”。

    然而爷爷最终还是死于肺病和胃病。妈妈常说爷爷命苦,辛苦了多年,眼看儿子们都出息了他却连一天的福都没享到就这么走了。爷爷后来病重,只能一直住院。可他想着又是我们放假回家的日子了,他死活要出院回家任谁也拦不住。但爷爷的病会传染,因此长辈们不轻易让我见爷爷。最后一次见到爷爷是在那次假日结束返校向爷爷的告别。

    跨过门槛,只见长辈们列成两行站在爷爷床前。他们个个面色惨淡悲伤,眼睛都蒙上一层红色的模糊的雾。爷爷衰弱的躺在床上,干枯的双手搭在被沿儿。爷爷的脸瘦的厉害,脸色黑黄黑黄的,眼眶深深地现了下去。他双眼微闭着,嘴巴微张着,虚弱得喘息着。我心里一阵刀绞,轻轻地走上前去。刹时我眼前一阵模糊,脸也灼热的发痛,耳边嗡嗡的响。我低声说,“爷爷,我们要回学校了。”声音连自己都听不到。爷爷的眼皮动了动,一滴浑浊的泪从他眼角流出,划过脸庞。他微微的张开双眼,想挤个笑容给我,却只能勉强的动了动嘴唇。爷爷的手指颤了颤,含糊的说;“哦……好……”顿时,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颗颗似有千斤重,砸在地板上砸在心坎上,好痛好痛。爷爷艰难地吞了口气,微弱的说,“你……要……好……好……学……习……”我拼命的点头,肩膀剧烈的抽动着,周围一片啜泣声。爷爷又吞了口气,“和弟弟……团……团结……共进……”我什么也听不见了,什么也看不见,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哽咽着的父亲把我们领了出去,送我们去学校后又匆忙赶回。

    回学校没几天,我梦见了爷爷。爷爷在滑梯上陪我玩了一会儿,就向我摆摆手,消失在空气里。我猛地惊醒了,泪水打湿了整片枕头。不久,爸爸打电话告诉我,爷爷去世了。

  爷爷去世了。

    我的天空瞬间坍塌了,失魂落魄,满心只有一个念头:爷爷走了,我的爷爷走了,他丢下我了,我没有爷爷了!此后的日子里,我天天以泪洗面,不言不语。那年我11岁,没有经历过亲人的死别,从没想过爷爷有天会离我而去。我开始恨爷爷,恨爷爷太无情,竟忍心离我而去。后来则非常的悲哀,世界女性白癜风治疗上哪个最爱我的人走了,留下我孤零零的一个。我几乎不相信自己能从那段日子中走出来。从那段噩梦般的日子中醒来后,我天天都会写长长的信,写上我的思念我的承诺我的祝福。然后折成纸鹤在风中烧掉,坚信着风会替我把信送到。爷爷不迷信,我也不迷信。然而我却固执的坚信着,爷爷一定是那阴间的阎君,他一定在那儿生活得很好很好。

    后来回老家,我寻遍了爷爷房间里的每一寸地板,却始终也找不到我私藏着的爷爷的手表和几支毛笔。那是那次返校前,为了留念我瞒着大家偷偷藏起来的。但如今却始终也找不着了,莫非也是爷爷带走的?爷爷走了,带走了他的所有,留给我深深的哀痛。

    传奇故事里人死后是会化身为动物来探访友人的。为此,那时的我对蚂蚁都是十分呵护的。曾有只蚱蜢,在我的蚊帐上生活了好多天,赶之不去。那段日子,是它带给我无尽的幻想和抚慰。

    没有爷爷没有欢笑的日子慢慢过去了,心中的创伤也让时间慢慢抚平了,只是偶尔仍会隐隐作痛。上次梦见爷爷后,爷爷就再也不曾入梦。我怪爷爷太薄情,恨自己太无情。13岁那年我出水痘在家里休息。晚上我迷迷糊糊的在床边趴着。恍惚间,我见到爷爷从窗帘那儿走出在我床沿边坐下,轻轻地摩挲着我长满水痘的后背。我不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梦,还是爷爷真的回来了。因为害怕眼前的一切会消失,我趴着一动不动,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去。而第二天,我的水痘真的好了许多请问脸上有白色圆圈应该怎样治疗。我没有向任何人提及此事,那是我最后一次再见到爷爷了。从此,我不再害怕黑夜,因为我知道爷爷一直都在身边陪伴着我呵护着我。日常生活中白癜风应该预防哪些工作

    前年的我第一次去给爷爷扫墓。那天心情异常抑郁沉重,点滴往事不断在眼前重复着。当爷爷的墓赫然映入眼帘时,周围的树都开始旋转起来,眼前都模糊了。泪水止不住的往外盆涌,心中的伤口骤然撕裂开来,我剧烈的抽泣着。

    爷爷,我来看您了!您过的好吗?我默默地打量着这片土地,看着人们除草添土,看着人们誊写墓碑上的刻字,看着人们三叩三拜,而我始终远远地看着。

    爷爷,我亲爱的爷爷就这么孤零零的躺在这片冰冷的土地里。爷爷,您寂寞吗?爷爷,您知道我好想您吗?爷爷,我愿意在这儿守候着,让您不再孤单。爷爷…….林子里的飞鸟,请替我为爷爷歌唱吧!天空中的云彩,请替我为爷爷舞蹈吧!请你们代替我,天天陪伴着爷爷。

    此后,我再没有为爷爷扫墓,我不能再次承受失去爷爷的痛。

    外婆总爱问我,你还记得你爷爷长的怎么样吗?我总是轻轻地点点头又摇摇头。其实爷爷的音容笑貌已越来越模糊了,但心中的那个身影却越来越清晰,挥之不去却又总不入梦。

    爷爷,我最刻骨的思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13 20:30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