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48|回复: 0

三个人的旅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5 11: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个人的旅程
      
   
      
    我叫李洛,我是女生。
    这是我从小到大惯用的自我介绍,比如新学期的第一天,比如和陌生人的第一次见面,比如第一次见到林禾和莫凯。
    林禾也是女生,并且和我一样是身高过1米7的高个儿。在这个号称遍布哈比人特别是哈比男人的学校里,我和林禾总有种愧疚感。在这里,同学叫我“高人”,叫林禾“超人”   莫凯是男生,并且身高一米八三,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有一张还过得去的脸蛋,所以在这个学校里,莫凯不是人,他是“神”,被占据这个学校70%人口的女生宠爱和膜拜的神。最神奇的是,低调的我和这位阿神也是好朋友,是那种见面和相处不用过多语言交流而只靠心领神会的朋友。
    虽然我有像林禾、莫凯这样的好朋友,但在学校里我是出了名的独行侠,无论何时、何地都习惯了独来独往。别人吃饭时间是呼朋拉友进的饭堂,而我是想方设法把在路上偶遇的同学甩掉。这点林禾、莫凯也和我一样,所以我们常常在饭堂的角落里遇到,玄的是我们即使遇到了也不会顺便坐在一起,一般都只是点点头,然后在最后一排找到三个位子坐下来。3个人,3张桌,3颗或埋头吃饭或独自发呆的脑袋。
    对于生活,我们都是要求很高的人。西餐厅、寿司店、百货大厦都是我们常常光顾的地方。不同的是,我很穷,林禾小康,而莫凯是那种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报上名去都会有政界名流抢着请吃饭的人。我想喜欢美好的东西是人的天性,所以我一点都不为我的小奢侈而愧疚。反正虽然我穷,但我有能力为自己买单:一份家教、一份快餐店的兼职、偶尔为杂志写写稿……这么辛苦,我为什么不能有时也宠宠自己呢?当然,我无法像莫凯那样身上的每件东西都是动辄几千几千的,也无法像林禾那样没事就去天河城拣些东西当配件,我所能满足的,其实也只是在球鞋频繁进水的时候买一双类似安踏、李宁之类的球鞋罢了。忘了说了,其实林禾和莫凯也打工,林禾有一份家教,莫凯和他的乐队一起,在一些商家活动中表演赚取出场费。再顺便说一下,莫凯对音乐的喜爱已到了可以为之奉献生命的程度。他的理想是让他的乐队成为全球的下一个The Beatles.
    有时候我会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三个人会成为好朋友,或者说为什么我能和2个如此光芒四射的人成为好朋友,毕竟这20年来我都自认是个再平凡不过的人:长相平凡、IQ平凡、EQ平凡,交际、表达能力等等都很平凡。这样想的时候一般都是上课晃神的时候,而这时莫凯会突然把音量开到最大的耳塞塞到我耳朵里,让我在震耳欲聋的摇滚乐中惊醒过来。
    其实我也喜欢摇滚,正确地说是沉溺于摇滚之中。我想喜欢摇滚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并且这些故事一定都是柔软、忧伤、令人动容的。
    大一开学时,那时我还是什么都不懂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我在一张不知什么部门的招新表格的特长栏里填了“创作”,后来我没如愿进到那个部门,倒是莫凯不知从哪里看到那个表格于是兴致勃勃地找上我了。但我所谓的创作其实也不过是有feel的时候写些自以为是的自命为“歌词”的东西罢了。记得那时我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莫凯不好意思叫醒我只好在我旁边站了半天,我醒来时已经是放学半个小时后了。莫凯冲着我嘿嘿地笑,我眼神涣散地听着它表达了他的乐队还有很多曲子未填词想找我帮忙的意思后,我十分坚决地告诉他,不好意思那张表格我是乱填的,我其实就只是为了进那个社团在乱吹而已。说完我就背起书包去攻克饭堂了。然后莫凯为这事纠缠我到现在,我也因此免费地听了他不少自己谱的曲子,虽然我一个字也没为他填上。
    我们三个人中,林禾和莫凯都是有伴儿的人了,林禾的男朋友穆风在临近我们学校的S大读书,而莫凯的女朋友婧是小我们一届的同校师妹。他们两个整天除了和我一样的游荡、发呆、打工之外,其他时间都在拍拖。还好我们三个本来就不会互粘,所以无论有没有拍拖我们都是三个相互独立的个体。只是他们常常会叮嘱我提防别修炼成灭绝师太罢了。
    我自己挺无所谓的,反正一个人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多了一个人我还怕不适应呢。其实我没排斥男生,也不害怕恋爱,只是我太爱自己了,不舍得随随便便委曲求全地找个男生就在一起。我想谈恋爱一定要有心动的感觉,我不能随便找根草就说是苗啊。
    所以,虽然我常常跟着他们2对去蹭饭治白癜风多少钱能完全够并且观赏他们甜蜜的样子,但我依然高唱着我的单身情歌,一个人走过伤春悲秋,酷暑寒冬。
    某天我和莫凯去一家我们都很喜欢的意大利餐厅吃饭,莫凯突然很严肃地看着我,说:“林禾和穆风分手了。”……我半天没晃过神来,刚吃进去的批萨都卡在喉咙里。莫凯急忙把果汁递给分析女性患白癜风的危害我,等我喝下后,他才说:“我就知道她肯定没告诉你,已经一个星期了。我也是在她不小心说溜嘴时才知道的。”
    分手了?他们在一起已经6年了呢,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早就是老夫老妻了,怎么说分手就分手呢?
    我不可置信地回到宿舍。林禾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发愣。我什么也没问,顺手打开电脑看新闻了。我这人就是这样,别人不想说的事我也不会主动问,我在等,等林禾自己告诉我。
    一整天我为这事憋得难受,反而莫凯和林禾像一点事没有一样,我都怀疑莫凯是不是骗我了。
    晚上快餐店加班,下班时已经10点了。收拾好一切推开门时,我看见林禾在路边等我。天气已经很冷了,但她穿得很单薄,2只手插在口袋里对着我笑。
    “洛,去喝一杯吧,我发现一家还不错的酒吧。”
    林禾带我去的酒吧叫“Mo”。我都怀疑是不是最近莫凯改做酒吧业了。里面很宽敞,比较特别的是有好几个吧台,所以虽然人不少,但却不挤,坐在高脚椅上你可以随便地讲话,不用担心别人听到。
    要了2杯鸡尾酒,我和林禾边喝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天气已经很凉了呢。”
    “嗯。听说摩登百货开始打折了。”
    ……
    “莫凯说有家二楼书店很有feel,什么时候去看看?”
    “嗯。”
    ……
    不着边际。
    “今年的圣诞节,一起去哈尔滨看雪吧。”
    “哦,我们两个?”
    “嗯。……我和他分手了。”
    “嗯。”
    “你知道吧?”
    “知道。”
    “那为什么不问?”
    “等你自己说。”
    ……
    “呵呵。”
    “呵呵。”
    ……
    “莫凯说的吧?”
    “嗯。”
    “这个猪头……”
    “的确。”
    “不如叫莫凯一起过来吧。”
    “不好吧。这么晚了,更何况说不定他和婧在一起呢。”
    “没事。今晚我们要喝通宵,有什么理由他不过来?就跟他说我们在他开的酒吧里泡着。”
    “哈,你也觉得‘Mo'像是莫凯开的对吧。”
  选鱼要注意这几点  “是啊。”
    “呵呵。”
    “嘿嘿。”
    ……
    结果那天晚上近12点的时候,莫凯在我们一通电话和两个女人喋喋不休的攻击下赶到“Mo",和我们喝了一个晚上的酒   之后,我们没再提到这件事,也没再提起林禾的这段恋情,我们三个人,或者说我们三条灵魂,继续在这世上飘着,时而忧郁,时而开心。圣诞节前夕,我和林禾存够钱买了机票,准备开始2个女人的哈尔滨雪之旅。结果在白云机场我们见到莫凯   莫凯朝着我们露出招牌式的“嘿嘿嘿”的笑,笑得我们心里都发麻了。冷不丁地,他从风衣口袋里抽出一张机票,在我们面前使劲摇了摇。
    “2位,我正式宣布,我莫凯,决定加入你们的雪之旅。”
    ……
    “你有病。”
    “婧呢?”
    “没关系。我和她说好了,她想去海南,那我只好跟着你们俩啦。”
    “滚回去!”
    “哎,我帮你们提行李吧。”
    “滚回去。”
    “快登机了,快走啊!”
    结果,我们目瞪口呆地盯着莫凯的背影,有2个单身女人带着已经名草有主的男生去旅行的吗?不知道,总之看来这趟旅程只能是3个人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11-19 10:07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